购票者边骂边用,为什么说第三方抢票服务赚的是黑心钱?

  这几年,人们彻夜排队购买火车票的情景已成为历史,但网络购票也不比彻夜排队买票轻松,一票难求的现象依旧存在。在此背景下,寻求各种“抢票”渠道,也就取代彻夜排队购票,成为国人过年回家的必经门槛。

  2018年2月1日至3月12日,为期40天的春运又将来临,而和往年一样春运售票一开始就渐入高峰。据交通部门的数据,2018春运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约29.8亿人次,其中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88亿人次,同比增长8.8%。可以预见,今年春运将是最难抢到票的一年……

  回家难,抢票服务一时大火

  2018年春运大幕将在2月1日拉开,而1月3日春运火车票就提前开售了。媒体发布的《2018年春运大数据报告》显示,今年春运旅客人次预计突破30亿人次。春运铁路售票一开始,就有很多热门线路的火车票被抢购一空,而在一票难求的困境下,催生了大量的第三方抢票软件。

  随着互联网技术步入正轨,购票者的网络购票途径越来越多,购票者除了能在12306上购买车票,也可以在旅游平台、预订机构、社交平台等第三方渠道抢购火车票,进行捡漏。其中,美团旅行、携程旅游、同程旅游等旅游在线预订机构也纷纷在其APP上推出了春运抢票功能,抢票服务一时大火。

  在携程、去哪儿等知名的在线旅游平台上,用户只需要根据出行时间选定出行车次后,先预付车票费。然后平台系统会在出发时间之前,每天24小时不停刷新车票,一旦出现余票,就第一时间为用户锁定购买。这看似是一项惠民利民的服务,但是沾染上了金钱的气息,就变得不那么纯粹了。

  目前“抢票软件”有的是全免费的,有的则是一些收费项目。以携程为例,加速包的抢票速度分为低速、快速、高速、极速、光速、VIP抢票六档,其中低速抢票无需支付费用,但抢票成功率较低,而“加速包”金额越高,抢到票的成功率也越高,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免费抢票或VIP抢票。

  此外,铁友火车票、智行火车票、订票助手、高铁票务等抢票神器,虽可选“余票监控,抢到再付款”,但是付款时系统会自动勾选“加速包”。更有甚者一些抢票软件打着免费抢票的旗号,声称不收取手续费,却以默认搭售意外险的行为,额外收取高额费用。

  而且目前正处于春运购票高峰期,车票经常出现被秒杀的情况,火车票被抢购一空,即便购票者使用抢票软件,也未必就能够抢到票。事实上,抢票软件与12306不联网,也没有优先购票权,最终购票结果,依然要看12306的放票情况,以及其它抢票软件和乘客的竞争力。因此,抢票软件也不能100%保证买了加速包就能帮用户抢到票,存在忽悠用户的嫌疑。

  变味的“神器”是好是坏,难断决

  第三方平台通过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为用户抢购火车票的方式一经推出,就备受争议。有人认为,物以稀为贵,在市场缺票的情况下,花更多的钱就能买票理所当然。也有人认为第三方平台加价卖票,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购票难题,价高者得的购票模式十分不公平。面对抢票服务众说纷纭,那么这项服务对于用户来说是喜是忧?

  首先,互联网第三方平台的有偿抢票服务之所以引起舆论质疑,最重要的因素是其对正常购票秩序造成了干扰。

  早在几年前,工信部就对那些免费刷票的抢票软件下达了封杀令。这些所谓的抢票“神器”,利用技术优势变相作弊,打破了购票者的机会公平,加重了12306铁路官网的拥堵程度,损害了更多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利。虽然今年免费软件“进化”成了有偿抢票服务,但这种网上抢票行为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没有改变。根据数据统计,在日常情况下,旅客访问12306的正常排队时间大概是0.5秒,而在春运高峰期可能达到了10秒多,翻了20倍。

  其次,类似互联网第三方平台的有偿抢票服务的经营活动是否合法,尚未有定论。

  众所周知,从事铁路火车票代售的网点,须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还要通过铁路客运部门的考核,而且代售火车票每张收取的手续费为5元,超过此数则属违规行为。目前不清楚参与抢票的互联网平台是否获得了相关资质,但即使这些平台具备相关资质,可市面上大部分网络平台都将有偿抢票服务的收费分为几个档次,从几十元至上百元,价位越高抢到票的概率就越大,远远超过了代售火车票手续费只能收5元的规定。

  最后,部分抢票软件趁机侵犯消费者权益,而消费者可能因为急于购票忽略平台搭售等违规行为,或被引诱进入一些虚假的购票网站。

  市面上部分第三方平台在开展抢票服务的同时,借机进行捆绑式销售。比如在系统默认选项中增加“抢票套餐”等额外有偿服务,或者默认勾选保险服务等等。消费者购票在时间仓促的情况下,很容易陷入圈套,这样的销售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总之,第三方平台除了加收服务费,还通过绑定类似保险这样的收费项目获得营收,违背了明令禁止的搭售法规。

  每年春运有巨大的人口出行流量,而面对这种短期的人流井喷,铁路运力明显不足,因此,“买票难”一定会长期存在。在这种常态之下,虽然国家鼓励互联网创新,但一些平台利用技术优势随意加价倒卖火车票,这种所谓的创新行径并不能解决“买票难”的难题。

  积累多年的购票难题何解?

  互联网在便利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在不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从“加价抢票”、“搭售保险”这些案例来看,第三方抢票服务目前尚属于一个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灰色服务”,虽然还不属于违法,但是這样的加价服务与搭售服务只会给第三方平台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也不能真正解决购票难题。

  每年临近春节之际,警察打击黄牛的“大戏”也正式开演。随着互联网购票防“黄牛”的技术日渐精湛,黄牛变少了,可不曾料到“加速包”来了。一方面,抢票软件造成的购票不公平是实打实的,唯有铁路购票系统走在技术进步的最前面,才能摆脱不公平现象。另一方面,目前网络抢票的国家在政策方面比较空白,因此大众也在呼吁有关部门针对抢票服务,采取一定的措施去管理这种行为。

  其实互联网购票平台本质上是代理服务,一般会收取居间代理费用,属于增值服务部分,可是消费者委托平台购票,有充分知情权,而这方面往往是被平台忽略的。对于第三方平台来说,在消费者急于抢票的当头,推行代抢票服务大多是为了获得更大的流量用户,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忽悠用户的“加速包”抢票服务并不会带来大的效益。

  相反的,免抢票服务费的抢票平台就很受购票者欢迎,与网上其他所谓的抢票神器不同,自从进入春运购票周期,就有一些平台提前60天为用户提供预约抢购春运火车票的服务,并且还能为用户提供购票优惠券。由此可见,各第三方平台应该遵守法规,以身作则,不为短暂的利益而毁了自身树立的品牌。

  当然,黄牛票和加速包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铁路运力的不足,而要真正解决春运难题,必须要能在春运期间拿出相应的客流量运力来。

  对于铁路购票官方网站来说,铁道部在知晓个别公司正通过技术手段推出“不公平”购票后,正在想方设法避免这种现象。适时推出应对方案,限制和阻止抢票软件、插件的正常工作。也希望法律法规健全之后,抢票服务能够有效减轻12306的负担,真正帮助购票者代购一张回家过年的票。

  整体而言,受春运人数增多、火车票预售期缩短等因素影响,2018年春运被网友戏称“史上最难抢票年”。第三方平台因加价代买春运火车票,被指利用技术优势制造购票不公,甚至给12306带来更大的流量拥堵,使得本来就不堪重负的购票系统更雪上加霜。因此,要赚钱还是要留住用户值得第三方平台商榷和探讨,总之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为百姓们解决购票难题。

本文来自土星资讯网,媒体转载请指明出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土星资讯网立场
本文由 土星科技 授权 土星资讯网 发表,并经土星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土星资讯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tuxing8.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土星科技网,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
2
发表评论
默认评论 最新评论
福云 13分钟前
赞一个,这是未来供销必备元素,用来搭建适应于自身生存的环境,因势利导立起品牌的算法之门,接引等号那端的对应式,而建个性独特的微环境流势,共同享受市场快乐,而成为穴点式消费投资商业模式,完善商品社会慈善生命周期.........
+1
+1
我要点评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