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国漫崛起的风口,国漫衍生品能否华丽转身?

  7月5日,网易漫画与D2C独家合作,联合线上线下为期10天的“国漫时装周”正式开启了,国漫IP与服装时尚在这场时装周盛况积极地碰撞出火花。除了网易漫画IP的跨界合作,在之前腾讯动漫也积极的开展着动漫IP的跨界合作,譬如将《狐妖小红娘》植入《奇迹暖暖》游戏中、与浦发银行联合出品《天天爱消除尸兄小鹿》联名信用卡等。

  在国内动漫平台对动漫IP衍生品的积极发展的行动下,动漫IP植入变得愈加的多样化,多方跨界合作成为可能。动漫IP衍生品的欣然成长使得动漫市场的商业化收益变得更加具有潜力,也为未来动漫市场的发展空间创造出了无尽可能。不过,我们仍然能看到中国市场对原创内容的大量需求,以及在国内动漫产业发展道路中,所暴露出的动漫IP衍生品市场的巨大缺口。

  对比国内对于动漫IP衍生价值开发的按辔徐行,日本以及欧美国家的动漫市场早已在动漫衍生品的帮助下阪上走丸。如何避免踩坑并利用动漫IP衍生品寻求稳定、长期的庞大盈利,渐渐变成了成长起来的众多国漫们所研究的共同命题。

  日漫IP:跨界合作,成就双赢

  今年日本JUMP周刊在其50周年的庆典活动中,与优衣库达成合作制定了一批JUMP动漫主题文化T恤,并在4月23日于线上和线下门店同步销售,引起抢购热潮。

  除去广告宣传的给力,此番JUMP联名T恤销售火热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在于JUMP系列动漫IP本身的优质和高知名度。从三大民工漫《死神》、《火影忍者》、《海贼王》到充满童年回忆的的《足球小将》、《七龙珠》再到还在连载的《银魂》,这些动漫作品无一不是享誉整个动漫圈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从粉丝们的童年回忆,渐渐变成长大成人的他们的不灭情怀,而这种情怀正是推动这些动漫衍生品销售的最强动力。

  动漫热门IP为商家的盈利空间打开了一个新的闸口,售卖情怀为主的营销方式为动漫公司和商家流入了大量的利润。在JUMP系列大火之后紧接着在4月29日推出的漫威主题T恤,延续着JUMP系列开售即空的热烈继续收割着粉丝们的钱包。对于类似优衣库这样的商家来说,联名动漫提升了产品的附属价值、增加了销量、提升了品牌口碑;对于JUMP或者漫威这样的动漫公司来说,他们增大了盈利空间、扩大了品牌影响力,这样的结果对于双方都是名利双收的。

  在日本动漫IP开发名利双收的和谐市场环境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对热门动画IP充分开发后,其在跨界的各个领域所能带来的庞大影响力。

  日本的经典动漫刊物与日本的本土品牌如优衣库的跨界合作,使得双方对动漫IP的开发创新有着更良好的交流探讨,以及在内容创新方面的更细腻的把控,加上日本市场早已对动漫IP的跨界合作开发的轻车熟路,让动漫IP的跨界合作能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加上日本动漫本身的高影响力,使得日本动漫IP衍生品在国外也能有较为广阔的市场。

  除了上述与服装品牌的跨界合作,日本动漫也对其能产生联系的各个产业进行了跨界联合,包括手办周边、主题咖啡店、动漫综艺节目、大电影以及游戏,我们甚至能在日本的一个普通的shoppingmall里找到动漫衍生出来所有生活用品,包括印有图案的卫生纸、卡通形状的牙刷亦或是印有图案的水杯,其衍生品的种类繁杂让人叹服。

  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动漫产业市场规模早在2015年便已有1073亿元人名币之多,销往美国的日本动画片及其衍生品的总收入是日本出口到美国的钢铁总收入的四倍。反观国内,截至2017年,中国衍生品市场的营收利润依然有75%流入日本、韩国、欧美的动画衍生品厂商,像日本这样强大的出口竞争力,中国市场是所无法比拟的。

  国漫IP:价值开发,内容为本

  对比JUMP或者漫威相关动漫IP衍生品成熟的开发市场,国漫的衍生品开发依然显得小心翼翼。

  动漫IP衍生价值的转变,归根到底取决于动漫IP本身的价值,具体的来说就是动漫本身是否内容质量过硬,是否能够对全年龄层次的人群,都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国漫在内容方面的匮乏,使得它们在无法对全年龄层次的人群形成良好的吸引力,进而让动漫相关衍生品的开发中显得底气不足、畏首畏尾,很多国漫的衍生品的开发也因此长期停留在玩具、玩偶、画报这样的初级阶段而无法走出狭小空间,以寻求更多的跨界合作。

  虽然得益于中国市场家长群体为了子女而迸发出的强大购买力,低幼的国漫衍生品在玩具、玩偶和童装等领域都有火热的市场,但它们却难以向更远的领域扩展开来,使得动漫衍生品市场还留存着不少空白。

  总的来说,现在的国漫普遍存在着低幼化严重,使得原本开阔的市场局限在低幼人群;动漫角色塑造粗糙,脸谱化严重,没有饱满的人物性格,难以塑造角色魅力;剧情简单、作画粗糙等等,反映出产业内的不专业、不用心、甚至利用政府政策圈钱的乱象等众多问题。

  而只有在解决了上述问题后,国漫才能在其衍生品市场上寻求好的出路。当内容的质量够高,那么动漫作品就能积极地进行衍生品的开发,或者进行与其他领域的跨界合作。

  在保证内容,又能积极地进行开发或跨界合众的国漫中,做的比较好的有《秦时明月》。

  在国漫商业化还处于一片蒙昧的阶段时,《秦时明月》就已经成为了少数成功商业化的动漫品牌。电影《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斩获6500万的票房,改编电视剧于湖南电视台播出,是唐人影视史上投入最大的电视剧,在跨界合作也做的相当不错:红牛邀请了《秦时明月》的虚拟偶像为其拍摄广告、畅游成为了《秦时明月》的广告赞助商、《中国好歌曲》也与其动漫相关的原创歌曲展开授权合作。《秦时明月》的优质内容让它在跨界和衍生品开发中游刃有余。

  《秦时明月》商业化的成功,也说明了中国动漫市场是有让动漫产业良好发展的客观条件的。在生存客观条件的保证下,动漫IP的生存状况好坏,依旧还是取决于其本身的硬性质量是否过关。在国漫版权、内容、开发渠道全面拓展的今天,内容为本是国漫能得以发展的必要条件。

  如果在作品本身的内容质量不过关,没有获得一定基数的粉丝认同度的情况下,还盲目地与商家合作推出的动漫衍生品,那只能是砸了自己招牌又亏损。而想要避免这种“名利双损“的情况出现,国漫应该做到的是摒弃抄袭、扎实剧情、精良作画,内容为王。有优秀的内容为根本,动漫相关衍生品的道路才能走得更远。

  版权之战 :被盗版扼住的命喉

  “得益于”中国市场长久以来对版权意识的轻视和忽略,盗版问题渐渐地成长为一个市场难以解决的难题。对于动漫行业来说,动漫衍生品的收益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好的动漫IP能延伸出为数众多的相互交叉的产业链条,随之而来的动漫衍生品的收益能为优秀动漫的再创作提供资金条件,从而形成作品和产品、口碑与市场的共同的提升和良性的发展循环。

  而盗版的泛滥却打破了国漫衍生品开发的健康生态链,阻碍着国漫市场的长远发展。动漫IP的版权捍卫之战,是中国市场在衍生品开发道路中必须面对的。

  动漫衍生品的盗版中,最直白也是最广泛的品类是玩偶和气球类。在广场和一些批发市场,你能看到各种动漫人物的形象,喜羊羊、熊大、阿狸、猪猪侠等。这些玩偶和气球所使用的动漫形象往往是没有取得动漫版权方的授权的,但是这些实物商品的盗版因其交易的零散性让版权方公司很难进行维权,这类盗版商品成本低廉、需求量大、制作简单,商品本身没有相关发票、甚至没有注册的生产地址、也没有注册的商品信息条码,想要根据商品直接确定侵权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自然也无法走法律途径进行维权。

  除了线下不正规门店或投机的个人进行的盗版行为,线上的盗版商品的售卖也相当泛滥。在淘宝网上你几乎能搜索到你能想到的所有动漫的衍生品,包括国漫和日本、欧美动漫。而在淘宝网站上的搜索结果中,取得了正规资质的动漫衍生品经销商只有寥寥几十家。

  梦之城的联合创始人水阑瑟做了个估算:“仅2014年1年,淘宝上盗版梦之城产品的销售额至少就有1亿,14万条链接里,仅看头部的一千个链接,每个销售量都有数万,每款产品的价格在20-100元不等,就算一个链接只卖出一万件,每件十块钱,也就是一个亿了。”

  奥飞娱乐的事业部总经理罗晓星也透露:“近2017年1-8月,按照我们查出的盗版产品的数量,并参照我们的正版产品价格来统计,损失已超过两千万元,这还没有计算盗版厂家的销售数量,因为很多盗版的销售数据无法统计;可以想象,被查出的盗版产品就有这么多,估计盗版商品的实际销售数量和金额有可能真的是天文数字了。”

  庞大的盗版行业和明目张胆的盗版行为的背后,是国内版权法的不完善、相关对版权监管的不力、也是国内消费者孱弱的版权意识。站在版权意识薄弱的消费者一方,在面对正版时,盗版有着明显的优势:

  首先,是盗版的销售途径多,消费者能在线上线下随时购买。其次,盗版的出货量大,在官方备货量少,或者一些特别款限量发行的情况下,盗版能更轻易地获得。同时,盗版的成本低、价格低,消费者能从中捡到便宜。

  但是站在长远角度出发,购买盗版的消费者是与盗版站在同一战线的,盗版抢占了正版商品的销售额使得正版动漫IP衍生品的再开发得到限制,阻碍了市场的发展,长此以往,市场上优质的商品只会越来越少。所以,消费者对版权意识的注重,也变相的为优质内容的产出出了一份力,这也是对我们喜欢的动漫及其创作者们的最好的支持。

  国漫衍生品的星星之火,何时燃烧整个市场

  随着动漫在国内收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动漫的受众人数的增加使得动漫产业呈现出了巨大的商机,根据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我国动漫市场有800亿元的缺口。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预测,在动漫衍生品方面,其年产值很快会增加到1000亿元以上。

  随着看日漫美漫的年轻一代人成长起来变成社会的主导力量,动漫市场也会随之更迭朝代,以玩具、本子周边等传统形式而主导的动漫衍生品状况将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泛娱乐化大统一的产业布局下百花齐放的动漫衍生品品类。

  在迪士尼,为了将动漫衍生品的价值最大化,他们会为了一部动画开发出包罗万象的衍生品种类,包括食物、饰品、家居、衣物、音乐等,《冰雪奇缘》上映后,其女主同款裙子为迪士尼带来了4.5亿元的利润。

  在国内,国漫的衍生品开发也渐渐地在向前辈迪士尼靠拢。2015年,被誉为国产动漫的崛起之作《大胜归来》不仅为“大圣”带来了超高的票房,还为大圣归来的动漫衍生品牌在市场收获了单日销售额破1180万的好成绩。《秦时明月》与影视、游戏、综艺等领域的跨界合作,D2C与网易动漫的跨界合作,都展示着国漫正在为其动漫衍生品的发展积极地寻找更多的可能。在这样的趋势下,相信在不久的明天,我们就能看到国漫衍生品的市场的熊熊火光。

  同时,在中国市场,基于国内二次元文化氛围、国内消费者对动漫衍生品不同种类的接受程度与国外都是有着一定差别的,国漫也需要摒弃削足适履的念头,根据国漫自身的特点,了解国内消费者的消费习惯,积极地结合市场趋势进行开发创新,国漫IP的价值才能更好地被开发。

本文来自土星资讯网,媒体转载请指明出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土星资讯网立场
本文由 土星科技 授权 土星资讯网 发表,并经土星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土星资讯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tuxing8.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土星科技网,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
2
发表评论
默认评论 最新评论
福云 13分钟前
赞一个,这是未来供销必备元素,用来搭建适应于自身生存的环境,因势利导立起品牌的算法之门,接引等号那端的对应式,而建个性独特的微环境流势,共同享受市场快乐,而成为穴点式消费投资商业模式,完善商品社会慈善生命周期.........
+1
+1
我要点评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