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亿+”爆款频出的暑期档,为何却成为了韭菜收割机?

  7月31日,已上映五日的《西虹市首富》票房已如吴京预言般地超过了《战狼2》的同期数字,达到12亿。截至8月1日中午,《西虹市首富》票房更是增加到了13.5亿元。

  谁是下一个《战狼2》?正是今年暑期档最热门的猜想和话题。

  今年,虽然姜文四年等一回的《邪不压正》让人大失所望,上映20天票房仅为5.8亿元,但《我不是药神》30亿票房和《西虹市首富》上映6天的13亿票房,在加速这个话题热度的同时,也点燃了资本市场对国内影视公司久违的热情。

  由于《我不是药神》点映票房已达1.5亿元,影片还未正式上映,作为出品方之一和主要宣发方的北京文化(000802.SZ)股价就已起飞,上映两天后,北京文化股价在五个交易日内由10.44元/股上涨到15.97元/股,涨幅超过50%,丝毫不亚于去年《战狼2》上映时北京文化的股价盛况。

  同时,另外两家参与投资和宣发《药神》的上市公司唐德影视(300426.SZ)和阿里影业(01060.HK)也不甘寂寞,唐德影视四个交易日涨幅超过20%,就连已成“仙股”的阿里影业在上映首日最大涨幅也达到14%。

  2012年贺岁档,《泰囧》的刷屏让出品方光线传媒(300251.SZ)股价半个月时间接近翻倍,掀起了“看片买股”的一波高潮。去年《战狼2》的热映,让保底发行的北京文化股价连续涨停,一周时间股价最高涨幅接近70%,把单部爆款电影推动影视公司股价暴涨的逻辑推向了顶点。

  不过,票房爆款的这一针兴奋剂却并未从本质上改变市场对于影视公司的认知三观。《战狼2》过后,北京文化股价一路狂泄,如果没有《我不是药神》的再度刺激,其股价不仅打回原形,甚至相较《战狼2》上映前的股价也打了7折。

  尽管过去一年国产电影连出爆款,但在《战狼2》、《芳华》、《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和《我不是药神》大卖后,多位影视投资人均对腾讯《棱镜》表达过同样的观点,即影视公司“看天吃饭”的属性并没有改变,单片爆款电影并不能逆转影视公司长期业绩存在的巨大不确定性,而“看片选股”也将彻底成为历史。

  每一部爆款影片背后,都有一颗影视资本跳动的心,但与不断抬高的票房相比,影视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价值却成为更大的问号。

  《药神》钱景不逊《战狼2》

  “超预期了!”就在《我不是药神》上映首周,一位院线经理曾这样告诉腾讯《棱镜》,由于该片前期并未见到过多宣传,在6月30日点映前一天,《药神》甚至没卖出去一张票。直到点映影院才关注到这部影片,点映两天后才反应过来,没想到“这么火爆”。

  一位参与影片宣发的人士则向腾讯《棱镜》透露,与《战狼2》的慢热不同,《我不是药神》的口碑和舆情几乎是瞬间达到爆点,以至于后续宣传已经暂时无需做过多推动。

  “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按道理后劲应该更大一些。”一个月之后,上述院线经理再次感叹,在该电影剧情引发舆论广泛且长期的关注和讨论后,他们原本认为该片票房能够和《战狼2》一较高下,但后期票房却与剧情的延展讨论背离,在上映六天票房即超过17亿的情况下,《药神》票房最终勉强突破30亿。

  尽管与《战狼2》接近60亿的票房收入相差甚远,但是对投资方来说,《药神》的赚钱效应已经显示出更胜一筹的潜力。

  以深度参与了这两部影片投资和宣发的北京文化为例。《战狼2》在去年的最终票房为56.93亿元,根据合同约定的分成细则,北京文化最终从《战狼2》身上确认了3亿元收入,其并未直接透露从该片中获得的利润,但根据腾讯《棱镜》此前的推算,北京文化对于《战狼2》的总投资在1.4亿元,最终利润在1.6亿元左右。

  北京文化2017年财报中“募集资金变更项目情况”一栏中显示,《战狼2》项目投资实现效益为1.67亿元,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盈利数字。

  而《药神》上映的第五天,北京文化和唐德影视同时公告表示,在该片累计票房收入约为人民币13.33 亿元的情况下,北京文化来源于该影片的票房收益约为 6500万元至7500 万元,唐德影视来源于该影片的票房收益则约为1650万元至2100万元。

  相较于北京文化对《战狼2》8亿元保底发行和1.4亿元投资,最终赚取的1.6亿元利润,《我不是药神》可谓性价比极高。根据北京文化公告和公开披露数据,其对于《药神》的成本为1500万元投资和6000万元宣发垫付款,总共7500万元的投入,票房只要达到3亿元,包括北京文化在内的所有投资方便可回本。

  目前,投资方以涉及商业机密,并未公布《我不是药神》的具体分成细则,但根据此前各方在为影片宣传时公开透露的数据,北京文化对于“药神”的投资份额在10%-15%之间,此外宣发还会根据票房情况分级确认分成比例。如今,虽然《我不是药神》最终票房应该定格在30亿元,其对于北京文化的利润贡献充满更大想象空间。

  爆款电影只是韭菜收割机?

  然而,爆款电影对定义影视公司价值的说服力却越来越无力。

  就在7月9日北京文化公告《药神》暂时利润,并称影片票房仍在继续增长的同时,公司股价却提前开始兑现“电影收益”。当天,北京文化从8%涨幅最终收盘下跌4.82%,股价最高达到17元/股;在《我不是药神》票房突破30亿元后,北京文化目前最新股价已经不足11元/股。

  北京文化近一年股价,两个波段分别为《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上映期间。。来源:腾讯自选股app

  值得一提的是,仅7月9日当天,就有14亿资金在“山顶”上入局北京文化,规模丝毫不亚于《药神》票房。

  实际上,北京文化所投的《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并不是唯二被戏称为影视公司“韭菜收割机”的爆款电影。

  去年底,华谊兄弟(300027.SZ)《芳华》和《前任3》两部电影分别取得了14.22亿元和19.41亿元的票房成绩,2017年影视收入同比增加三成。今年一季度,华谊净利润2.5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6842万元,扭亏原因就主要为上映的跨期影片《芳华》和《前任 3》在一季度分别确认 2.2 亿元和 16.4 亿元票房。但是,连续两部“10亿+”票房电影让华谊股价从8元/股左右最高上涨到接近11元/股后,如今已经跌至不足6元/股。

  无独有偶,春节档中,《唐人街探案2》创下34亿元的票房佳绩,作为主出品方的万达影视,在屡次上市未果的情况下似乎又增加了重启上市计划的砝码。但是在6月底,万达电影(002739.SZ)对于万达影视最新的重组中,传奇影业被剥离出万达影视,2016年被万达影视收购的互爱互动和2017年被收购的浙新媒诚品,则将成为其网游和电视剧板块的主体。

  在这份重组草案中万达影视表示,电影业务存在档期影响和单片票房不确定性对业绩造成的波动和风险,未来三块业务会同步发展。由于传奇影业的剥离,万达影视的估值也由之前的160亿元下调至120亿元。该笔交易未来会过审亦或再度折戟,仍是未知数。

  同样在春节档创下36亿票房的《红海行动》,其主要出品方博纳影业在去年递交IPO申请,春节后,投资方之一华金资本(000532.SZ)在投资者互动易上表示,博纳影业IPO排队已经进入50名之内,但至今没有下文。

  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对腾讯《棱镜》表示,如同华谊兄弟上市带来的对影视公司热炒一样,最初外界认为有明星就会有好业绩,就是好公司,但实际上影视公司风险巨大,包括管理机制、项目制运作,同时还缺乏护城河。单部爆款不代表公司的业绩能够可持续增长,一部爆款不代表下一部会一样,票房很高也不代表最终分到单个公司账上的税后利润有那么多,这也是目前对影视公司IPO和并购重组审核越来越严格,以及“看片炒股”渐弱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文化因为《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两战“封神”的同时,其以保底方式投资发行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却表现惨淡。

  2016年9月,北京文化公告表示以1560万元投资该部电影,同时垫付3000万元宣传费用。同年12月,其再次投资7473万元为该片作出5亿元票房保底发行,而在去年底电影上映前,北京文化再次垫付9500万元追加宣传费用。该片去年12月20日上映,最终票房仅为2.9亿元,北京文化1.25亿元宣传费用垫资将通过票房收入优先收回,但9000万元投资却很难收回成本。

  由于《二代妖精》在财务上的最终确认在2018年,因此其业绩尚未在2017年财报中直接体现。但财报中显示,根据电影预计收益和保底协议计算出的可变现净值,该片作为库存商品已经计提了3102万元的减值损失。

  爆款固然惊艳,但电影投资常常被爆款掩盖的风险却在于,一部“烂片”就可能吃掉一部爆款的大半成绩。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一年内连续推出两部超级爆款,但北京文化的股价依然在探底。

  此麻花非彼麻花

  尽管《西虹市首富》创作队伍依然是开心麻花团队,但细心观众已经发现,此麻花已非彼麻花。之前无论是《夏洛特烦恼》还是《羞羞的铁拳》,海报上均有“开心麻花”四个大字,但在《西虹市首富》的海报上,却只有这几部影片导演闫非和彭大魔的名字。

  实际上,之前几部国庆档的麻花系列电影主出品方均为开心麻花影业有限公司,背后是一直尝试IPO未果、目前寄居新三板的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而这回暑期档上映的《西虹市首富》,开心麻花影业只是投资出品方之一,主要出品方已经变为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中,开心麻花主创闫非和彭安宇(大魔)以个人名义分别持股32.5%,而“开心麻花”持股比例仅为15%,也就是说,相较之前的麻花电影,《西虹市首富》在资本层面上讲,更接近于闫非和彭安宇的个人作品。

  《我不是药神》同样如此。其权益占比最大的主要出品公司为坏猴子影业、真乐道和欢喜传媒,其中坏猴子主要股东为宁浩,真乐道为徐峥,欢喜传媒则由宁浩和徐峥等共同持股。也就是说,该片最大收益者无疑将是影片内容主创团队,而去年《战狼2》首要出品方登峰国际也是吴京个人公司。

  在今年四月的北京电影节上,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在谈到内容与资本的关系时说,自己并不认同内容方必须“好好干活,然后求着爸爸来买”的观点,只有分工不同。他表示,电影行业没有大机器,生产力和生产资料都是“人”,人才排在第一位,坏猴子一直做的是行业里面很细分的工作,即坚持内容创作,未来的方向仍然是在这个领域深耕细作。

  优质内容创作者重新成为影视行业最为稀缺的资源和最大受益者,或将在未来成为趋势,而资本热过后的影视公司,尤其是非内容制作为主的投资类影视公司,则将面临市场更为苛刻的检验。

  唐德影视最早与明星通过捆绑方式深度合作,股东名单中不乏赵薇和范冰冰等大牌明星,但在内容生产方面,却鲜有佳作问世,股价也由2016年的35元/股跌至如今的13元/股;今年年初,长城影视(002071.SZ)10亿元收购蒋雯丽、顾长卫、马思纯等持股的明星股东公司首映时代被证监会否决。

  一个月前,对于绑定明星更为激进的文投控股(600715.SH),终止了15亿元对于悦凯影视的收购,悦凯影视股东中包括了杨洋、宋茜、刘颖等艺人,而此前,其对孙俪、蒋欣等明星持股的海润影视,以及对宁财神(陈万宁)、苏芒、王冬持股的宏宇天润的收购同样失败。

  内容与资本的话题仍然会在影视行业继续,但两者通过资本深度捆绑的方式,起码在资本市场监管层看来,已经被证伪。

本文来自土星资讯网,媒体转载请指明出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土星资讯网立场
本文由 土星科技 授权 土星资讯网 发表,并经土星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土星资讯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tuxing8.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土星科技网,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
2
发表评论
默认评论 最新评论
福云 13分钟前
赞一个,这是未来供销必备元素,用来搭建适应于自身生存的环境,因势利导立起品牌的算法之门,接引等号那端的对应式,而建个性独特的微环境流势,共同享受市场快乐,而成为穴点式消费投资商业模式,完善商品社会慈善生命周期.........
+1
+1
我要点评

最新资讯